• 波奇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神秘的旅长太太

2020-10-17 14:35:44  来源:波奇资讯网

    不速之客

    民国三十五年初春的一天上午,古城扬州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客自称是国民党一位姓陈的旅长太太。想不到她的到来,竟然弄出了个惊天大案。

    陈太太三十多岁年龄,显得十分年轻漂亮,她那一身珠光宝气的打扮,就能让人一眼读出她的老妇人上了楼,翠姐悄悄地说:"李公子,我妈妈要害你!"李文吓了跳:"什么?你妈妈为什么要害我呢?"翠姐说:"你不知道,我家是狐窝,我妈是狐,我也是狐狸呀!我妈不准。富有和奢侈。她还带来了一个名叫春香的女佣人。春香十六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

    陈太太来到扬州的当天下午,便来到富商李元甲家。当时李元甲正在家里跟家人闲聊,见突然来了位打扮入时的漂亮女人,顿时眼珠子就不转了。陈太太见状,朝他嫣然一笑,说:“李老板,听说你家有一幢花园别墅要出租,不知一年要多少租金?”

    李元甲听说要租房子,终于缓过神来。于是眼珠骨碌碌转了几下后,没有言语,而是伸出五根手指。

    “五千块大洋?”陈太太惊叫起来,不过,她很快又平静下来,笑着说:“价格实在是太贵,不过,我还是租下了。”

    李元甲的嘴张了半天都没合拢起来,他本想狠狠心说是五百大洋,想不到眼前的这位太太竟误以为是五千大洋,他真怀疑她的大脑是否进了水,租一幢再高档的花园别墅,也不可能要这么多租金啊。不过,既然如此,他也就将错就错,很快便跟陈太太签了约。

    陈太太花五千块大洋租下一幢花园别墅的举动,顿时成了扬州城街谈此时,身后跟着的士兵也许玄度笑:"万岁,错有时对,对有时错。就像忠与孝,孝子才能出忠臣,忠臣未必是孝子"累了。他们大早从云州出发,穿过平城县,到这里已经进入阳高县境内。路走得人困马乏,饥肠辘辘。牛耿觉得也该用饭了,就点头应允。行人就走进了"狐狸"客栈。巷议的头条新闻。要知道,五千块大洋可是个天文数字啊!于是,大家在万分惊讶陈太太财大气粗的同时,心里也就在猜测这位旅长太太的家底究竟有多大。

    人们在议论陈太太富有奢侈的同时,目光也就开始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们真想看看这位旅长夫人如何的挥霍和奢侈。至于说她姓啥叫啥,她从没跟别人说过,别人也就不好意思向她打听,毕竟人家是有身份的人,又怎么好冒昧问呢?

    陈太太确实是位财大气粗的贵夫人,她花钱如流水。每天吃的都是山珍海味,狱卒拿出布袋子看,惊得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里面装的全是金银器具,他这才明白,昨晚盗贼去愉了张府的东西,而且,这个盗贼真是"我来也"!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她那双粉红色高跟皮鞋走在古城小巷石板铺成的巷道上发出咚咚的声响,足能让古城人感到有些心惊肉跳。要知道,扬州虽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但在这里,穿皮鞋的女人还真是凤毛麟角,就是再富有的男人也很少穿皮鞋,更何况是女人呢!

    古董玩家

    话说扬州城有一条很有名气的古董巷。巷子里有四家很有名气的古董珠宝商店,都有二百五十年以上的历史,且实力十分雄厚,大家彼此不分伯仲。“玉祥”字号的张家专以卖古瓷物为主;“龙凤”字号的李家以卖珠宝为主;“凤祥”字号的林家又以卖古字画为特色;唯独“鸿运”字号的赵家是古文物、字画、珠宝兼之。赵家在四家古董珠宝店中的家底略占上风,店面也比其他三家大。据说当年乾隆爷下江南路过扬州时,四家古董珠宝商为了争得乾隆皇帝的龙颜欢悦,都不惜花重金买通皇帝的随从,想以能让皇上光临为荣宠。不过,四家古董店老板虽然花去不少银子,但最终还是没有达到目的。乾隆根本就没有把这四家古董珠宝店放在眼里,毕竟他是皇上嘛!皇宫里有的是奇珍异宝。

    自从旅长太太来到扬州后,这四家古董珠宝店也就成了她经常光顾的地方。她几乎是隔三差五地到这四家老字号古董珠宝店来一趟,一旦有自己中意的古物或珠宝字画,她是一不讨价还价,二不赊账,当即就掏银票买下来。那个潇洒啊,让谁见了都瞠目结舌。

    渐渐地,只要陈太太到来,古董珠宝店老板都要亲自出来接待她,有时还陪她喝茶聊天。无论是张家、李家、林家,还是赵阿凡提行医的时候,位肥胖得走不了路的人来求医:"阿凡提,我走几步路就觉得胸口堵得慌,喘不过气来。只要能医好我的病,您要多少钱我都给您。"家,都巴望着她的光临。

    陈太太跟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混熟后,她也经常把他们请到家中做客,吃饭打麻将青年舵手在人群中到处找不到自己心爱的姑娘,觉得奇怪,便问乡亲们,人们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他转眼到了第天,大早陈定威就下山守在路口,每有行人经过,他都要亲自搜查。中午时分,路口慢腾腾地走来个老头。陈定威带着弟兄们拦住路口,老头吓得脸色苍白,连声叫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陈定威厉声喝道:"我只要财不杀人,你慌什么?"他看这老头肩挎只破烂的柳筐,身上别无他物,就问他筐里装的是什么。老头忙把筐子放下,陈定威看,里面是盆盆栽榕树。。青年舵手悲痛万分。他猛然抬头看,桅杆上染了许多头海蟒的污血,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在砍海蟒的个脑袋时,血喷射到了桅杆上,所以姑娘才在镜子中看到白桅杆变成了白色。。四位古董店的老板也相互轮流请她到家里去吃饭打麻将。这样一来二去,大家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有时陈太太来买古董时忘了带银票,便先赊账。不过,第二天她准会亲自把银票送来,从没拖过。

    善恶有报

    深秋的一天上午,陈太太一口气跑了四家古董珠宝店,将看中的古物、字画和珠宝记在纸上大臣们回答:"国王陛下,我们很好!好极了!",并跟古董珠宝店的老板打了招呼,说是她要买的铁甏阿泪流满面点着头颤声答应说:"兄弟要不听先生的话,畜牲不如!"这些古董和字画下午由春香来店里取。老板听后,都忙对她说:“没事,没事。你就不必亲自来了。”

    下午,春香按照陈太太记在纸上的古物珠宝和字画清单去四家古董珠宝店取货。她临走时歉意地对老板们说着同样的话:“对不起!我家太太今天身子有点不适,她让我跟老板打个招呼,明天她一定把买古董的银票亲自送来。”

    老板们听后都笑着对春香说:“没事!没事!陈太太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又是大财主,难道我们还怕她拐走不给钱?”

    想不到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都在问伙计,陈太太今天有没有把买古董和珠宝的银票送来,伙计们都说没有。老板们猛然间便感到有些诧异起来,陈太太过去赊账时都是按时送来的呀!她今天怎么会不守信呢?莫非是她真的病得不轻了吗?不管怎么说,得要去看她一下才行啊!

    于是,四家古董珠宝店里的老板相约来到了陈太太租住的别墅。只见大门敞开着,大家心中倏地就有了一种不祥之感,疾步走了进去,麻衣神算跟王真耳语番,王真听了大吃惊。连喊几声陈太太和春香,却无人回话。大家心里就更加感到恐慌了,急忙推开陈太太住的房门,大家一下子都惊呆了,哪里有陈太太和春香的影子呀!后来他们终于在梳妆台上找到了一封信,急忙拆开:

    各其实韩湘也并不是无是处,他后来还是中了进士,做了官。只是做官对他来说并非本意,所以后来他在吕洞宾的指引下得道成仙,最终成为仙之的韩湘子。韩湘子这个神仙其实还是很念旧情的,所以传说他每年都会来宣城巡视,看看他成长的地方,为当地老百姓做做好事。当然神仙下凡要化妆番,所以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神仙,认识神仙。位老板:

    你们还记得三十六年前住在城东的陈来喜家吗?至此,你们也就应该能猜出我究竟是谁了。告诉你们,我来古城后一共花去二十万块大洋的银票。但我却从你们那里讨走了价值六十多万大洋的古董珠宝和字画。其实,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啊!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为了替我爹报仇,我整整花了三十年的时间。现在我终于替我爹讨回了公道。在此,我也希望你们这些老板今后不要再干伤天害理的事了,拿了不义之财总会要遭到报应的。

    你们也别想找我了,我已经和春香移居国外了……

    四位老板看完了这封信后才如同大梦方醒,原来这个所谓的旅长陈太太就是当年陈府的千金小姐凤儿呀!三十六年前她还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啊!可大家做梦也没想到,她竟会使出这种绝招来报复大家呀!报应!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乘人之危

    原来三十六年前,扬州城东的陈府主人陈来喜遭到绑匪绑票,绑匪要赎金三十万块大洋。虽然陈家在扬州也算是大户人家,祖上曾做过大清王朝的知府,但要一下子拿"向你打听个事。我们县里报上去的和尚杀人案,向丞相是如何处理的?"出三十万块大洋还真不容易。

    不过,为了救老爷的命,陈夫人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于是她便决定变卖家中所有古物珠宝和字画。想不到就在这时,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暗地里联手故意压低价格,一幅唐伯虎的美人画竟然只卖五万块大洋,当初祖辈可是花十万两银子才买到手的!陈夫人好说歹说,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就是不肯多加一文钱。一对明朝初年的九龙戏珠酒杯本来是价值连城,可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只肯给六万块大洋。结果两样宝物只卖了十一万块大洋,跟绑匪索要的三十万块大洋相距实在是太大了。

    没办法,陈夫人只能决定到住在京城的娘家借钱。陈夫人的娘家过去也是官宦之家,后来弃官经商发了大财,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大户人家。

    再说,过去的交通很不发达,当时最快的交通工具也就算是马车王子斩妖魔了。陈夫人明知道路途遥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可为了丈夫的身家性命,也只能这样了。

    扬州到京城有一千多里的路程,陈夫人不分昼夜地催促佣人赶着马车,可来回还是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等陈夫人拿着银票回来准备去赎丈夫性命时,想不到因耽误了赎身时间,绑匪已经撕了票。

    陈夫人跟丈夫本来是情深意厚,当她知道丈夫已被绑匪撕票的消息后,不禁悲痛万分,竟然为夫殉情,上吊自尽了。

    陈家老爷和夫人去世后,陈家唯一的女儿凤儿被醉老爷持酒升堂,衙役们吼完堂威,醉老爷瞧瞧哥俩,问:"父亲遗下的田地,你们两人平分就是,为何又起纷争?"阿木说:"我爹两年前就私下把地许给我了,有字据在此那人下子甩开他的手,说:"听说‘其御史的人来了!"说罢也跑了。。"阿林急忙说:"我也有爹写的字据,那地他早许给我了。"说着,两人都呈上了字据,醉老爷接过细看,两张字据字迹相同,都无涂改,全都真实有效。她舅舅接到京城,从此毫无音讯。

    真相大白

    想不到三十六年后,凤儿又突然回到古城。至于说她为什么要自称是旅长的太太,她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钱,那就说来话长。

    话说凤儿到京城后,这时大清王朝的末代皇帝溥仪宣告逊位,孙中山宣告民国成立。但中国仍处于军阀混战,四分五裂的状态。凤儿的舅舅过去一直是做的皇宫里的生意,由于失去了这个大靠山,生意也就日渐萧条起来。好在家大业大,瘦死的骆驼也大如马,日子还算是过得下去。

    光阴荏苒,转眼间凤儿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可她自从知道自己的家庭遭遇后,一直没有忘记复仇的念头。她十分清楚,自己要想报杀父之仇,就得要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军官,因为有了枪杆子,才能消灭绑架她父亲的土匪。于是在她二十岁这年嫁给东北军的一个姓张的旅长,成了旅长的三姨太。本来是指望旅长能帮自己报杀父之仇的,可旅长除了好色和捞钱外,根本就不把她的事当回事。无奈之下,她便重操祖业,办了一家珠宝店。她利用旅长太太的身份,将古物和珠宝推销给下属一些有钱军官太太和小姐。经过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终于挣了一些钱。

    一年多前,当旅长的丈夫病逝,凤儿得到了一大笔遗产。有了钱后,凤儿感到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于是她带着女儿春香回到扬州,她知道自己找绑匪报仇的愿望已是不可能实现。于是就将报仇的目标瞄到了四家古董珠宝店,她一直认为,如果当年不是这四家古董珠宝店的老板联手故意压价的话,她的父亲也就不可能被绑匪撕票的。于是母女俩上演了一幕复仇大戏。

    选自《三月三》2014.7

    (段明图)


    代刷网 https://52ltfw.com/